新年伊始,天津、重慶、福建、江西等地紛紛上浮社保繳費基數標準,與2014年相比,用人單位和職工需要繳納的社保費用均有所上漲。
  為何繳費費率偏高,繳費基數還在漲?漲了之後負擔是不是更重?“新華視點”記者對此進行了追蹤。
  是不是普遍上漲?
  天津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近日公佈,2015年天津用人單位和職工繳納城鎮職工基本養老、城鎮職工基本醫療、失業、工傷和生育保險費基數的最低和最高標準分別為2812元和14058元。按此測算,社保繳費基數下限上調282元,上限則上調了1278元,漲幅分別為11%和10%。這意味著,即便月工資不到2000元,企業和員工也得按照2812元的繳費基數下限繳納社保。
  記者梳理髮現,除天津以外,福建、江西等地也上調了社保繳費基數的下限和上限。廣西、湖北等地社保部門介紹,近年來社保繳費基數年年都會上浮,一般會根據上一年的“社會平均工資”確定。按照《社會保險法》《社會保險徵繳暫行條例》等相關法規,社保繳費以上一年社會平均工資的60%至300%為繳納基數。
  相關專家表示,這就意味著社會平均工資增加,繳費基數也會隨之上浮,上漲是普遍現象。
  40%的社保繳費費率是否偏高?
  我國目前“五險”的繳費比例,企業為29.8%,個人為11%左右,合計超過個人工資的40%。“社保支出占員工支出比例過高,讓企業交不起,員工不願交,有些乾脆就不交了。”武漢市餐飲協會會長、小藍鯨集團董事長劉國梁說,武漢市餐飲行業集體協商的普通職工工資為每月1500元,但社保參保下限標準逐年上調,企業的社保支出也年年提高。目前每個員工繳費800多元,超過員工工資的一半。
  劉國梁說,作為勞動密集型產業,當前餐飲業人工支出已占營業額兩成多,逐年上調的社保繳費標準,讓企業不堪重負。很多員工為多掙“到手工資”,往往與企業協商放棄繳納社保,企業也樂意藉此減輕負擔,這種現象在用工量大的餐飲行業較為普遍。
  根據清華大學教授白重恩的測算,中國五項社會保險法定繳費之和相當於工資水平的40%,有的地區甚至達到50%;我國的社保繳費率在全球181個國家中排名第一,約為“金磚四國”其他三國平均水平的2倍,是北歐五國的3倍,是G7國家的2.8倍,是東亞鄰國的4.6倍。
  作為繳費基數的社會平均工資是否合理?
  首都經濟貿易大學保險系教授庹國柱說,根據相關法規,社保繳費基數根據社會平均工資來確定繳費基數,“我國社會平均工資每年都在以較快速度增長,因此繳費基數增長是很自然的。”
  中國勞動關係學院勞動關係系主任喬健說,原來社會平均工資主要是以城鎮職工作為對象來統計,但是現在的職工主體已經成為農民工。“這樣就造成很多人達不到社會平均工資,感覺自己被平均了。社會平均工資本身就是虛高,但是改起來又面臨很多難題,因為它跟很多東西掛鉤。”
  統計數據顯示,2013年全國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51474元、全國城鎮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32706元。私營企業、非私營企業間職工收入差距較大,行業之間職工收入差異同樣不小。
  對於今年不少地方繳費基數的上調,喬健認為,“其實在今年年景不好的情況下,社保征收基數上漲幅度不應這麼大,這個漲幅不符合今年經濟形勢總體漲幅回落以及社會保險整體需要改革的現實。”
  想要降低社保費率,錢從哪裡來?
  受訪專家表示,社保繳費基數連年上漲的背後更深層的原因是我國社保制度建立較晚,部分人沒有繳費或繳費積累不足,但仍可享受社保待遇,使得我國社保基金給付增長大於繳費增長。目前社保基金保值增值渠道主要是協議存款、購買國債等穩妥的渠道,其他投資渠道相對狹窄,收支矛盾持續擴大。
  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指出,適時適當降低社會保險費率。專家認為,要降低社會保險費率,前提是要擴大社保基金收入來源,保持基金收支平衡,其關鍵是錢從哪裡來。
  有關專家指出,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理應通過劃撥國有資產、提高國企分紅、加大財政補貼等方式還清舊賬;更要加強養老金投資管理,爭取“讓錢生錢”。數據顯示,目前社會保障支出占我國財政支出12%,遠低於西方國家30%至50%的比例。
  養老保險繳費在“五險”中占比最高,單位和個人分別繳納20%和8%。我國日前已決定建立與城鎮職工統一的養老保險制度,這意味著近4000萬機關事業單位人員養老將告別“免繳費”時代。張車偉認為,這將擴大參保繳費覆蓋面,增加社保資金來源,從而有利於當期收支平衡。
  向運華表示,當前各級反映較多的社保支付比例過重,集中體現在企業成本增加,競爭力削弱;勞動者認為現有繳費水平高、待遇保障低,繳社保“不划算”。因此,如何在降低社保繳費的同時保障勞動者的收益,是提高勞動者繳費積極性的關鍵。(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李斌、李勁峰、劉林)
  (原標題:社保繳費基數為何連年上漲?)
創作者介紹

id31iddl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