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 3月26日杭州限牌令下,前有購車狂潮,後有議論不斷。
  在各種聲音里,浙江工業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吳偉強接連在媒體上拋出了三篇針對限牌的分析文章,許多人都覺得他的觀點是相對全面的民間解讀。
  吳偉強,浙江工業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連續十年帶領學生研究杭州交通擁堵問題。
  此次,他為何連發三文,在此番高調亮相之後,他還想說些什麼?對於後限牌時代的杭州,他又有什麼建議呢?
  其實,我們並不是第一次和吳偉強打交道,以前有關交通問題,多次採訪過他。
  在吳偉強看來,接連三篇文章並不是“炮轟”,是善意的建議和提醒。“我向來不贊同動輒‘炮轟’。儘管我一直認為,杭州的交通條件還可以調整。既然限牌令下,作為一個交通方面的研究者,我也有一些看法和建議。”
  吳偉強說,他的三篇文章主要反映了三層意思,一是從杭州的交通條件來說,治堵還有其他良方可以用。
  第二,既然限牌令草案已經出來,那麼是否有一些地方可以更完善,使最後定稿能更有效更科學。
  第三,限牌之後怎麼辦,會不會成為擁堵的一劑緩釋劑,過後不久擁堵依舊。
  他說,在文章發表之後,他變得很忙,比如周四,杭州市交通管理部門幾位領導專門來他們學院做探討,這是一場頭腦風暴,大家都是本著如何讓杭州的交通更好的宗旨在溝通,很有效。
  緊接著,周五,杭州市法制辦召集專家就草案召開咨詢會。
  而針對限牌這個話題,他說,還有很多建議沒說完,“可惜太忙太忙了”,所以,今天記者在採訪他之後寫下他想說的第四篇。
  一,不要把限牌之後的新車增量減緩當成治堵的喘息期。
  限牌和限行方案的升級,在一定時期內,可以延緩城市交通擁堵的加劇速度。但是,我們擁堵的根本原因沒有變化,城市人口集聚,公共交通沒有跟上,私家車繼續增量。交通管理部門應抓住限牌和限行升級這一契機,系統性優化規劃、建設和管理系統。最須避免的傾向是:沉溺於限牌和限行所帶來的喘息機會,忘卻了科學化管理這一根本。
  二,限牌之後會出現諸多新問題,我們管理部門需要對此做出充分預測,並據此制定預案。
  比如說,杭州限牌,會不會出現大量市民去周邊城市買車的情況。對於管理部門來說,汽車總量是否會如此低增長,管理上會不會多一個對外地車、郊縣車的難題。
  再比如,限牌令中有一些漏洞,要防止車商或者買家鑽政策空子。
  杭州實施方案最大的漏洞出現在“增量指標”、“更新指標”和“其他指標”的設定中,比如,一般性公務車(不包括警車消防車等)不受限牌;個人擁有兩輛以上小客車的,可不參加搖號或競價直接更新,第三輛車依然可以更新,只不過要採用競價方式獲得指標。
  再則,杭州規定,出租客運小客車可用“其他指標”直接上牌,那麼會不會讓有的人通過使用權和所有權分離,以租代賣,而導致路面車輛總量增長依舊。
  三,其他限牌城市出現的問題,我們有否充分準備。
  杭州是全國第六個實施限牌令的城市,很多限牌之後的狀況,其他城市已有先例,不知道杭州各部門有否充分考量到。
  我們可以來看兩張圖。
  比如,牌照受控,買車就想一步到位,那麼豪車會銷量上升,這會帶來兩個問題:一是新增的車排量會更大;二是對中低端的車型以及價格相對便宜的自主品牌來說,日子會不好過。
  而廣州的方案,則對此作了非常嚴密的設計——規定增量指標,小型車輛排氣量不超過2.5升的可以搖號,超過的,必須競價;更新指標,只能用於排氣量不超過更新車輛排氣量的小客車。
  不知道這些問題在最終定稿中是否會考慮到,並且制定相應預案。
  吳偉強認為,中國的城市交通管理,需要做的事情有很多。
  第一,遵循交通管理基本原理,任何違背常理的行為都要付出代價;第二,糾錯,把明顯的錯誤先改過來;第三,考核指標必須把效率放在重要位置;第四,摒棄利益的紛擾;第五,建立良好的管理體制;第六,遵循簡約主義,摒棄不必要疊加交通設施和繁複無度的管理方式。
  (原標題:後限牌時代這些建議我想送給杭州)
創作者介紹

id31iddl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